交通万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交通万象
内蒙呼伦贝尔市交通运输部门在文件上做文章坑人

时间:2021-05-31 08:12:18 来源:时代交通网 点击数:4008

 内蒙古牙克石市运输管理站,在国家燃油补贴政策方面,以历史遗留问题为由,实行一刀切办法,少了变通与主动性,极大地损害了部分养车户的实际利益。而对于争取自己正当权益提出申请的养车户,该运管站主要负责人则一再推诿,将其视作敌对一方,甚而不惜借助国家公器的政法机关进行打击报复。使得本来简单明了的问题复杂化,官民关系日趋紧张。如此行政作为,在广大民众心目中留下了挥不掉的阴影。

东北籍养车户王道峰,因为国家燃油补贴费问题,几年来往返奔波于呼伦贝尔市各级交通运输部门与该市两级法院之间,心力交瘁,苦不堪言!据王向媒体人透露,对于国家下发的燃油补贴政策,补贴对象以及补贴标准,牙克石市交通管理局并没有公诸于众,而该局的主要负责部门运输管理站,也未将养车户按照实际行驶里程填写的燃油消耗里程明细表呈交上级主管部门,“对于我的诉求,呼伦贝尔市运管处吴处长,荣科长等4人声称:牙克石市运输管理站对你们班线营运没按实际营运公里数上报,我们不知道,也不知道有这么远的行驶里程,2018年的油补让牙克石市运输管理站按实际行驶里程上报。"

早在20181129日,王道峰就向牙克石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站递交了申请书,内容如下:我是塔尔气一牙克石农村客运班线经营者王道峰,车号:蒙E722703,每天往返一个班次,日行程424公里。自20097月至2017年国家燃油补贴都是按240公里标准给发的,与实际行驶公里数每天相差184公里。诉求,补发20097月至2017年应该按实际行驶公里数的国家燃油补贴。而让王道峰没有想到的是,牙克石运输管理站给予的答复让其如鲠在喉,运管站回复书内容显示,王所反映问题属历史遗留问题,因为当时执行的车辆燃油补贴标准分配方案,是2011428日由呼伦贝尔市交通运输局印发,并以《关于对出租汽车农村客运班车城市公交车辆进行燃油财政补贴的通知》〈呼交发〈201188号)文件下发的巜2010年呼伦贝尔市出租汽车农村客运班车城市公交车辆财政补贴资金分配方案》,一直到2018年,呼伦贝尔市各旗市均按该方案执行。根据该方案,对于超过240kM以上运营的班线车辆补贴标准只能依据240kM以上区段进行燃油补贴。很明显,该运管站认为自己执行无误。明眼人说,用隔年的黄历算今年的命,那算怎么一回事儿呀。感觉到吃了大亏的养车户王道峰为了争回自己的应得利益,遍访法律界人士,经讨论后普遍认为,牙克石市交通局的做法属于钻法律法规的空子,偷换概念,不排除其怠政或存在中饱私囊行为。集体磋商后支持王道峰走行政诉讼的路子。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两场官司打下来王道峰却以败诉告终。令人唏嘘不已!

201242 0日,呼伦贝尔牙克石市依旧是春寒料峭,雪花飘飘。媒体人一行见到了报料人王道峰及其家属。谈及牙克石交通局推卸责任,避重就轻,懒政不作为的事儿,王道峰感触万端,他说,就因为他们的一个工作跟不上,自己就损失了32万元,辛辛苦苦几年下来,来自政府部门一个政策接不上,就全白干了,想来真是憋气,到头来还背着牛头不认帐,与法院窜通好了蒙骗过关,一错到底,叫作为普通老百姓的他到哪里去说理去?!

在与媒体人交流过程中,牙克石市交通局副局长崔波表示,他刚刚到任不久,对于前任的事儿不大清楚,听到是听过这档子事儿,可能属于历史遗留问题;随后他又将王道峰事件的经办人,原运管站长(现执法队长)的刘伟唤至他办公室,刘伟队长对于媒体人的提问,一脸的不友好,一个劲儿地说王不懂政策,一根筋,神经有问题,事儿法院判决了的,我们是在按政府方案(指2011年执行标准)办事儿的,我们只是个执行者,不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刘队长的话语句铿锵,毫无回旋余地。

提及执行依据,王道峰从厚厚的材料中找出三份文件,分别来自国家,呼伦贝尔市和牙克石市,经过仔细剖析发现其中差距所在。国家的文件始发于20091月份,并于108号更正再颁发一次,呼伦贝尔市交通运输局于2011年印发88号文件,介于前两个文件的欠缺,呼伦贝尔市交通局与财政局于2019年又印发了118号文件,题为《关于进一步做好城乡道路客运燃料消耗信息申报及成品油价格补助资金核算发放工作的通知》。文件明确提示,公交车以汇总表,明细表中运营里程,车辆座位数为依据进行核算发放。“我们每次都认认真真填了,每次都填的是424KM的数字,可牙克石运输管理站就是不往上报,真是让人理解不了,还一囗一个执行的是2011年的文件,人家文件更改了,可他们就要按原来的文件执行,到底是什么居心?"


走访中媒体人还听到这样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为了达到将错就错的目的,牙克石市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员还与呼伦贝尔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分管人员私下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向满洲里法院提交了一份伪造的巜农村公路客运用油情况统计表》,将王道峰的车辆营运公里数戏剧性地错填成488KM,而就是依据这份令人啼笑皆非的统计表,葫芦僧错断糊涂案,王道峰的行政诉讼奇奇怪怪的输了。对于上下其手的呼伦贝尔市交通运输管理部门,王道峰又到哪里说理去?

不知发生在呼伦贝尔市的这则行政错误执行事件,何时能被予以纠正,不知哪一级分管部门会伸出正义之手?(春晓 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