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维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律维权
山西大同云州区 周士庄镇利民工程为工程款结算大行"拖字诀"惹民怨

时间:2021-12-16 15:59:01 来源:本网 点击数:2206

一项旨在造福乡梓的民生工程,捧红了政府,却坑苦了为民服务的具体施工人!


六年的时间里,山西大同云州区周士庄镇三府坟村,农村住房抗震改建工程项目,实际施工人老徐,往返奔波于乡镇与住建等单位之间,讨要本应属于自己施工队的工程款,几经周折,却还是未能遂愿。诉告无门中求助于媒体,孤苦无依之态形于言表。

大同市云州区因盛产黄花而闻名省内外,也是全国乡村振兴的典范。告竣的三府坟村农村住房抗震改建工程,更为声名日渐远播的云州区周士庄镇锦上添花。

在县乡两级政府与住建部门的统筹安排下,三府坟村内巍然耸起的两幢住宅楼内,一百多户村民欣然乔迁新居;农民工也领到了390多万元的工资,可独独落下了工程项目实际施工人徐某与他的工友们,其因何在?

徐某等人从2015年起就开始为此与乡政府主要负责人交涉,截至到2020年也没有探索出个结果。老徐等人的讨资过程充满艰辛,而且其中细节戏剧性十足,甚至于荒唐可笑。

政府相关文件显示,大同市云州区周士庄镇三府坟村农村住房改建工程,于2015年9月由该镇政府公开招标,总建筑面积9974平方米,资金来源为申请上级资金补助和镇政府自筹解决,占地面积3亩。

经过一番激烈竞标角逐,最终大同市鑫盛建安有限责任公司蟾宫折桂中标,工程中标价为1483.55万元。

因为该工程属民生民心项目,是政府切实为了解决老百姓的住房安全搞的项目。领标后,大同市鑫盛建安有限责任公司马上开始组织生产,徐某等实际施工人员参与生产,并开始了夜以继日的辛勤劳作。

在此期间,老徐等人只收到 200万元前期的工程材料费。可施工人员并没做它想,给政府项目干活儿,有“政府的形象背书”自己放心。他们认为该项目由上级主管部门补助资金并监管,绝不会拖欠工程款,早日完工还能让老百姓早日搬进新房子住,所以加班加点的工作节奏从没有停过。


尽管中间出过资金短缺的尴尬,可施工人员还是以信义为先,通过向材料商赊欠工程材料和机械租赁费,并四处带息借款给工人解决生活费用的方式,使工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直至工程告竣。在此期间,徐某等负债干活儿的施工人员,承担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心理与生活压力。

从2016年开始直至工程结束,来自政府方面的后续工程款就成了议事日程里的一个项目,而工程具体施工人员老徐等人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由施工者变成了讨债者。

老徐等人多次找周士庄镇与云州区相关部门负责人,而对方给予的态度是,不审核,不结算,不验收,使尽浑身解数地一拖再拖,一来二去,一拖就是五年,一直拖到了2020年。

2020年5月,因为网络媒体的曝光介入,该事项成了山西省相关督查组的重点关注事项,要求当地政府限期解决。云州区相关部门闻讯而动,突然召集中标方与老徐等一众施工人员,并请第三方审计公司对该项目进行全面审核,确认工程款项费用。三方核对并签字,老徐等人都履行了签字手续,似乎福音已降。很快云州区就将拖欠农民工的380万元工资予以拨付,与之同时,村民们也如愿搬进了新楼,一切看似皆大欢喜。

可让人纳罕莫名的是,解决了农民工欠薪之后,此事好像如白日做梦一般,又被放在一旁,云州区全然为了应付专项督查,老徐等具体施工人员的工程款再次被排在"议事日程"之外。

民生欠薪问题解决了,却把一心为民生工程添砖加瓦、挑灯夜战的施工者与雪中送炭者抛诸脑后。

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更让人不可思议了:2020年12月,周士庄镇让老徐等具体施工者提交验收资料,尔后事情又归于沉寂。

云州区政府和周士庄镇这种“阳奉阴违”的的形式主义做法让老徐寒心,两级政府部门的做法以官本位自居,面对上面检查,能应付则应付,能造假就造假,平日里慢作为,遇事乱作为的官僚主义的作派作风严重影响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形象,只图一时过关,不问百姓冷暖,当地政府这样的社会风气情何以堪,公道何在?

2021年初,周士庄镇主要领导又一次更换,老徐们已经历了三届领导班子,讨要工程款的难度再次变得纷繁复杂;2021年6月,老徐等人通过网络渠道向山西省政府反映此事,7月他们收到了来自周士庄镇的书面答复。


老徐们这才弄清楚政府招标时,所说的自筹资金是由周士庄镇的一个企业入股垫付,而该企业从始至终却分文未付;老徐等人从可靠途径获悉,工程未验收,政府却先支付住宅楼装、供暖、供电等各项费用490万元。

众所周知,按照国家施工要求,建筑工程项目必须严格按照流程进度验收,如果发包人擅自使用,即视为发包人对工程质量已认可,工程可视为验收合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问题的解释》的第十二条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白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周士庄镇在村民入住后再提出工程验收,此举有悖国家法规;主体没完成,何来二次装修,在主体工程款都未付的前提下,却先结算其它费用,当中是否存在暗箱操作或权钱交易有待于调查落实,但是,这一行为已然不符合工程款结算流程。

以上种种反常行径,让老徐等具体施工者难以接受,也让知晓此事的社会各界大跌眼镜,一项本该令人称道的民生工程,却因触及官员利益和政务形象作为而引发社会公论,并引来媒体关注,直到现在,施工者的合法利益仍如刀割一般悬在空中。

而对于新闻媒体的诘问与事实推究,作为发包方的乡镇政府主要领导则采取躲避、推诿,利用社会人脉圈攻关灭火,从而达到隐瞒事实,逃避责任的目的,思来令人作呕。如此行政,民心不冷都难。

媒体人与老徐等人有过来自心灵深处的沟通,深切体会到他们作为社会底层人员的行事处世之难。泱泱中华大邦,崇尚人情礼仪无可厚非,可如果把国家公器作为兜售人情为已谋利的工具,则有违人道,也有悖国家法律法规;再如果钻法律的空档,坑民利已则为人所不齿。

愿大同云州区周士镇三府坟村的利民工程早日解决,让当地百姓能真正竖起大拇指,人人称道。(春晓、子豪)